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有缘
    卖了三斤的猪肉,和一些必要的小菜,赵陈将这些东西放在了一个大大的油纸里包好,抱在怀里,这才回头看向在漫天大雨中,穿带蓑衣的短发少年。

     他还能见到自己的女儿,真的很高兴,自她十三岁被卖掉开始,他就一直也不好意思去看他,虽然自己的思念之情很重,但他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她。

     如今已经过去六年了,她也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小孩子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间了,赵陈心中又喜又酸,自己没有能力给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却也不能给她找寻一个如意郎君。

     想到这,赵陈突然心里一紧,这到底要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都怪他无能,才让他的女儿落了一个卖身的下场。

     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自己的女儿?

     赵陈站住脚脚步,大雨哗哗的下着,怀里的吃食好像无比的沉重。

     都是因为他,她才……

     赵陈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牙齿紧咬着,不再啊走一步,身后的魏子归跟了过来,看到赵陈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喜极而悲,就是这个样子吧,魏子归拍了拍赵陈的肩膀,“我打赌,她没有怪你!”

     赵陈深深是看了魏子归一眼,久久苦笑了一下,一边走,一边轻声的说起往事:“那是她十岁那年,我和别人和伙做生意,那时,家中说不上富贵但也不如现在这样贫苦,但谁想到,那几人居然是合伙骗我的,掏空了我家的财产不说,还以生意为由,各处以我名义借银子,最后我身负两万两的欠款,带着我的孩子和妻子,开始了逃债的生活。”

     出了城门向着那大雨中微显身影的村庄行去,大雨依旧,已经差不多下了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停下的征兆,泥土被雨水冲的混成了一个个泥潭,魏子归那露出脚指的双脚,踩在水坑里,那真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们逃掉了,到了这里,举目无亲,没有办法,身上也没有银子,我便在城门外不远处用木板按了一个窝棚,整日靠乞讨为生,终于一个老头,看我们家可怜,他自己又没有一个儿子,便认了我为干儿子,老头死了,那房子便归了我们一家。”

     “本以为生活就这样了,谁想到,在我女儿十三岁那年,那群要账的找上了门,砸了我们家的东西,要我们必须还钱,我们那有钱还他们,便准备着跑,却被他们反锁了大门,就是那晚,我那可怜的女儿自己跳墙去了杜家,杜家大小姐是她的朋友,便用两万多银子买下了我女儿。”赵陈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账的终于走了,可是我那女儿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妻子的病便是那天得的。”赵陈脚步变慢了,穿过小巷,和一个个人家,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家。

     “她自己去的!?”魏子归惊诧,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真是难得,他倒是真想认识认识这个女子。

     赵陈点了点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家,停住了脚步,这么长的时间不见了,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魏子归推了赵陈一把,赵陈楞了一下,回过头,向魏子归点了点头,抿着厚厚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气,大踏步的向自己家走去。

     魏子归看着赵陈的背影,说不出来的感动,他明明就是因为被人坑骗最后落了一个家破财空,而他居然还敢如此相信他这样一个只是见了两次面的人,这种信任,他怎敢辜负?

     雨已经不像原来那般大,但却没有停下,变成了绵绵细雨,魏子归眼前的那破屋,早就被冲刷的干干净净灰色的瓦,土黄色的墙,洁白的窗纸后面灯光下父女俩拥抱在一起,是那样的温馨。

     魏子归笑着踏进了屋门,一共三间屋子,东屋和西屋,东屋应该存放着一个大大的磨盘,上面还存有一些豆子碾碎的残渣,东西屋门口各盘起一支土灶,土灶连通进屋内的炕,看着西屋微弱的烛光,魏子归撩起了门帘,探进了头,正好看见那女子眼中含泪的看向他,两人都是惊呼出声。

     “魏哥?”“灵儿!”

     谁能想到,两人再见面却在这里,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灵儿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问道:“魏哥,你怎么在这里?夫人和小姐最近一直在找你呢!”谁想到,她听过自己的娘亲病重,回家来看看,毕竟好多年没有回来了,杜云汐同意了,还给她带上了五十两的银子,让她给她娘亲治病,却没想到再次碰到了魏子归。

     赵陈看着两个回过头抹了两把眼睛,笑道:“原来小哥和灵儿认识啊!真是缘分啊,又见面了。”

     灵儿低下头,羞涩的道:“爹爹可不要开这个玩笑。”说完,看了眼魏子归,又低下了头,脸红到了脖子。

     赵陈哈哈大笑,女儿长大了,心里有人了。

     魏子归笑道:“有缘分便是有缘分,有缘千里能相会嘛!”看着羞涩的灵儿,他总是禁不住去逗她。

     “啊!”灵儿惊叫一声,坐在炕上,不敢再去看魏子归。

     灵儿玉手握住娘亲那干枯的手,帮她掖了掖被子,久久,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嘴唇颤抖着,轻抚了她娘亲那瘦的眼眶凹陷皮包骨的脸颊,哽咽着,“娘,灵儿回来了,你快看看灵儿啊!”

     魏子归站在一边收回了笑脸,看着灵儿瘦弱的身体,叹息一声,赵陈上前几步,坐在炕上,拍了拍灵儿的手,“灵,你能回来看看我和你娘都说非常高兴的。”灵儿眼泪汪汪的看向赵陈,片刻间,灵儿一头拥入赵陈的怀里,放生大哭起来,赵陈直起身子,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六年了,若不是杜云汐给了他们团聚的机会,很有可能,这辈子,他们一家便再也见不到面了,这就是穷人们的生活吗?吃不饱穿不暖,背景离乡,最后却还是落了一个最惨的结局,这种封建的社会,打压的永远都是像赵陈他们这样的生活在最低层的人民。

     魏子归咬着牙,攥着拳头,他不想当什么盖世英雄,但这种不公平的社会,他是一万个不能容忍的,他不想高官厚禄,但如今的社会,必须有人来去改变。他不是什么伟人,但却只是容忍不了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被剥削打压。

     他,要变强,变的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赵陈回过头向魏子归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魏子归点了点头,转身出了西屋,到了外屋,从油纸里取出那一块肥肉,在古代猪肉属于贱肉,就是只有穷人才吃的肉,所以很便宜,向这种肥肉更是便宜的很。

     但在魏子归眼中,这可是好东西,笑着蹲到了灶坑边,拿过来一些树枝点着,塞进灶坑里又把一些树枝架在上面,弯下腰,对着灶坑呼呼的吹气,却不想越吹烟越大,火却越来越小,最好

     后搞的满屋都是烟。

     魏子归呛的直掉眼泪,没想到点个锅居然难倒了他,烟顺着灶坑呼呼的往外冒,终于,灵儿撩起帘,咳嗽了两声,看着一脸灰的魏子归笑出了声,“魏哥,你这时在干嘛!”说着将魏子归抚起,把他带出了屋,自己转身去点那锅,外面还下着雨,魏子归无奈坐在门槛上揉着眼睛。

     没想到点锅这种活居然还需要技术,魏子归叹息一声,看了眼屋子里快要散尽的烟,和那已经被灵儿点着的大锅,站了起来,转身回到了屋走里,二话不说的将那一大块肥肉丢到了锅里。

     “呀!魏哥,你这是要干啥?”灵儿看着魏子归的举动,惊讶不已,把一大块肥肉直接丢到锅里的,也就他魏子归干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