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一醉解千愁
    “那我就放心了,也可以死了。”女人惨淡的笑了一下,轻点了一下头,闭上了眼睛。

     魏子归攥紧女人的手,“岳母,可不要这么说,您一定会没事的。”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女人闭着眼睛虚弱的说着,累了,真的累了,既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牵挂了,那也可以走了。

     灵儿摇头痛哭,泪水无休止的顺着脸颊落在了女人的手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魏子归抱住灵儿,灵儿抬头看了眼正温柔看她是魏子归,扑进他的怀里,放肆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老天爷要对她如此不公平,明明相见了,却又如分离一般,为什么她的家庭要遭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挺身而出?

     最冷是人心啊!

     女人侧过了脸,泪水也是顺着禁闭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却是不敢出声,赵陈那一罐酒被他喝的已经所剩无几,最后一碗喝尽,痛苦的抱头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泪水,就像那外面的大雨一般,虽然冰冷,却又充满温情,冲净了心中的愁苦,冲净了那相思之苦带来的创伤。

     久久,许是灵儿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熟睡在了魏子归的怀里,魏子归不敢动弹分毫,生怕惊醒了灵儿。

     “她……睡了?”女人轻声问魏子归,魏子归嗯了一声,女人叹息一声,回过头看着魏子归。

     魏子归轻点了下头。

     “我知道你是骗我的!”话语中却没有抱怨的语气。

     女人用手捂住嘴咳嗽了两声,目不转睛的看向熟睡的灵儿,这丫头为了不让我担心居然找了一个托。

     “还是没瞒过您!”魏子归压低了声音,无奈的说着,没想到赵陈的妻子是这样一个精明的人。

     女人摇头,叹息一声,“哎,我这条命,也快要到头了,咳!可惜了,到头来还是没看到她嫁人。”女人说的话越来越虚弱,眼神也开始有些迷离,应该是病情所致的原因。

     魏子归没有说话,搂紧了怀中的灵儿,他现在心情真的很乱。

     赵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女人面前弯下腰在女人额头吻了一下,“君,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给咱灵找个好人家的,你都睡了半个月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和我说话了,这小子是我认识的朋友。你可不要误会人家。”没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人,居然还会做出如此暧昧的举动。

     赵陈醉意慢慢的上来,猛的晃了几下脑袋,算是清醒几分,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妻子,共处了快四十年了,虽然早已从爱情变成了亲情,但她却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当从大夫那听说,她没救的时候,他觉的天都塌了!那几天他没有做生意,整天除了喝酒就是喝酒。

     当他从那个消息中痛苦的走出来的时候,那天他终于回去做生意了,很晚才去,已经过了饭点,正要吃过朝饭收拾回家,却看到了一个短发少年,坐在了桌上,看起来饥肠辘辘,不由让他联想到了自己,心生怜悯,便把本来是给自己准备的豆腐汤给了那少年,就算是积德了,却不想那小子给了银子就走,怎么拦也拦不住了。

     这算是回报吗?如今那个少年,就坐在自己面前将要带领着他发家致富。

     “嗯,我信你!”女人疲惫的慢慢的合上了眼睛,睡了过去,屋子里再一次的回到了寂静之中,能够清晰的听清外面雨水的哗哗声。

     赵陈醉意完全浮了上来,狼狈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出了西屋。

     魏子归叹息一声,慢慢的将灵儿平躺在炕上,为她盖上了被子,独自坐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雨。

     来到这个世界,一直都没有一个目标,随波逐流,想起什么做什么,如今落魄到只能蹭饭的地步,若是还不想清楚应该朝着那个目标前进,他真有可能就这样一直穷苦下去。

     想赵陈他们家那样?绝对不要。

     魏子归天生不愿当官,官场水,不见底,尔虞我诈这些都是魏子归不喜欢的。

     “我想要什么?”

     魏子归自言自语的低语着,冷静下来,就会有许多的事,一股脑的涌进魏子归的脑海,斩不断,理还乱。

     “钱!”

     肯定的语气,魏子归咧嘴笑了一下,既然自己想要钱,那就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他相信,自己这一身在现代学到的东西,一定会给他创造无尽的财富。

     来到这里,已经有小半个月,风土人情也了解的比较透彻了,自己也算是正式融入了这个群体里,从一开始的彷徨到现在的既来之则安之,魏子归自嘲的笑了笑。

     趴在桌子上,闲下来,从怀里掏出那本《空修》翻看起来,虽然依旧一个字也不认识,但还是紧紧的盯看了半天。

     这东西到底是有什么用,看起来既不像武功秘籍,又不像这种术那种法,但却凭空的出现在他身边。

     可能一切的一切,都与这本书有关吧。

     收回了书,闭上了眼睛,这些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那桥洞里,非常的潮湿,在地上铺一张草席便和衣而睡,总是半夜冻醒。

     屋内寂静极了,除了熟睡的呼吸声外,没有其他的声音。

     魏子归悄悄的站了起来,撩起西屋的门帘走了出去,看到赵陈正独自坐在门槛上,依着门,半睁着眼,眼神木讷的看着院中。

     “让小哥见笑了!”赵陈苦笑一下,让他看到了他们家最不堪的样子,赵陈心里很不是滋味。

     魏子归没有说话,陪着赵陈坐到了门槛上,门外,雨依旧密密麻麻的下着,天空乌云密布,灰蒙蒙的给人一种憋气的感觉。

     看来雨要下个几天了。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快点攒够钱,把灵儿赎回来,而不是在这神伤。”

     赵陈看向魏子归,他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之口,久久赵陈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自怀里取出一块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布包,将它放在魏子归手里,“这是十五两银子,我们)需要成本。”

     魏子归楞了一下忙将银子又放回赵陈手里,“钱我不要,我有地方搞到钱,这钱,还是留下来,多给你媳妇和女儿买点吃的吧!”

     十五两怎么够,虽然魏子归知道赵陈的心意,但事实就是如此,还是应该去管吴世凡借,以魏子归对吴世凡的了解,他应该会借给他,只要借给他周转一下,那他和赵陈离成功就不远了。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的魏子归,自顾自的站起来穿戴好蓑衣,也不去管那露了脚指的鞋子,一脚踏进了泥坑里,这件事还是尽早办好比较好,等雨停了的时候他便要重建那破木屋,再加上新颖的销售方式,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生意兴隆的。

     “小哥,你要干嘛去?”赵陈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说话都开始咬舌头,吐字不清。

     魏子归笑了下,“去办正事,要想发财,必须去找那个财神爷说说。”魏子归将斗笠压低了一些,给赵陈摆了摆手。

     “那……我跟小哥去?”赵陈迷迷糊糊的说着,眼睛已经睁不开了,都怪他刚刚喝了那么多的酒,如今那烈酒的酒劲上来,想去都难了。

     魏子归摇了摇头,笑指着现在的赵陈,“你现在要去,可是坏了我的好事啊!”说罢,魏子归转身走出了大门。

     赵陈看着行远的的魏子归,扶住门框,慢慢的滑了下来,倒在地上,不久鼾声如雷。

     雨,不知疲劳的下着,魏子归穿着他那双破鞋,哼着小曲,向城里走去。

     小路两边的青草与野花被雨水冲刷的分外的清新妖娆,给人一种醒目的视觉冲击,魏子归心情大好刚刚在赵陈家那悲凉的心情一扫而光。

     拔下一根粘满雨水的狗尾草,叼在嘴边,其实来到这里也是不错的。

     自由许多,魏子归最喜欢的就是自由。

     魏子归将鞋子里的泥水甩净,踏进了城门,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一个个的店铺老板与工人正坐在门口的板凳上手里捧着一壶水,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看着雨中的风景。

     魏子归突然止住了脚步,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向一边的店铺走去。

     “老板,我问一下,!怎能去吴府?!”魏子归讪讪的笑了一下。

     出门时忘记问赵陈了。

     老板娘,摇着折扇上下的端详起魏子归,最后撇了撇嘴,“你还是放弃吧!就你这穷酸样,人家怎么会相中你?”顿了顿,老板娘叹了口气,指了指东边,“一直往东走,过了一片人家,往西走几步就是了!”

     老板娘的话搞得魏子归一头雾水,难到进门借个钱,还要看贫穷富贵?

     谢过了老板娘,出了门,径直向老板娘所指的方向去了。

     吴家果真是苏州商业龙头之一,门面便霸气十足,魏子归从远处看差不多有三四米的红木大门两边各方一对狮子,高高挂起了匾额上铿锵有力的书写着“吴府”两字,更重要的是——

     如此下雨之日,前来拜访的人居然排到了大门的一里之外,魏子归站在队伍的最后,看着每人手里都拿着东西,还有的居然带了随从,一箱子一箱子的装在马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