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再次强调,不是修真!)

     魏子归看着对手已经投降,便放松了下来走到对手面前伸出了手把对手推出区域。

     只见对手冷笑一下,握住魏子归的手腕向区域外拽他。

     魏子归已经放松了警惕,还没有使出力气便被对手拽向外面,幸好稳住了脚跟踩在了边缘的区域。

     差点输掉比赛的魏子归,回过头怒视着已经跑开的对手。

     你小子居然耍我,魏子猛的转过身,拳头攥的紧紧的,一步一步的向对手逼近,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他绝对不会听他说的任何话了。

     看着逼近的魏子归,对手忙往一边跑开,完全不去和魏子归正面对决,看着再一次躲开的对手,魏子归心底充满了厌恶。

     一次又一次的躲避着魏子归的对手,依旧乐此不疲的继续着他的躲避计划,划分出来的区域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他躲开魏子归的追击。

     恼怒的魏子归,小跑着开始追逐着对手,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对手激怒了。

     为什么到了自己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无赖。

     对手见魏子归跑,撒开腿绕着区域的边缘跑了起来。

     两人的速度都差不多,所以谁也追不上对方,也落不下对方。

     于是一场搞笑的追逐战拉开了序幕,众人看着两人都是憋不住了笑,于是整个亭子包括亭子外面的人都爆发出哄堂的笑声。

     咚!

     也不知过了多久,结局以魏子归倒在地上而结束。

     “啊!”

     随着魏子归的倒地,吴汐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众人正看着自己便咬着嘴唇坐了下来。【零↑九△小↓說△網】

     “你要相信他!”吴老爷拍了拍吴汐的手,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着。

     吴汐看了吴老爷一眼,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对手见魏子归倒在地上,便停住了脚步,盯着魏子归看,戒备之色溢于言表。

     “救……救我!”

     魏子归虚弱的说着,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胸口,眉头皱的紧紧的,用嘴拼命的呼吸着。

     对手冷哼一声,“你不要在装了,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想以牙还牙,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对手盘腿坐在地上,好似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看着魏子归。

     魏子归艰难的大喘粗气慢慢的举起颤抖着的手,“我放……”

     赵管家见此情景忙进入划分区域,对着少年忙道:“李公子,你已经因为过度伤害对手被取消资格了!”

     “为什么,明明是他自己倒下去的。”李公子慌忙的说着,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魏子归撇了撇嘴,冷哼一声,补充道:“而且他是装的!”

     “有可能是因为你在对决中使用拖延时间,躲避的手法,导致对手身体上某种疾病发作。”

     赵管家看着还在痛苦的趴在地上的魏子归,哼了一声,“第一组第十八场,魏子归因病重取消资格,李浩因使用时段导致对手旧病复发取消……”

     “等等,我说,你没有确认是不是真的假的就下定论吗?他是装的,比赛还没有结束!”

     李浩恼火的白赵管家一眼,赵管家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他们这一场已经快要进行了一个时辰了,怎么不急,外面等的人已经很多了。

     “喂!你别装了,再装下去,咱俩就要都被取消资格了。”

     李浩看着没有任何改变的魏子归,脸色冷了下来,慌张的向魏子归那边前进了几步,“喂!不要装了,再装真的淘汰了,你站起来咱俩来真的!”

     魏子归痛苦的摇了摇头,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不断的捶着胸口,冷汗泌了出来。

     赵管家看着魏子归的病情加重,心里一紧,忙吩咐家丁快点把魏子归抬走救治。

     观战的人看着划分区域中的两人,皆是议论起来,谁也没想到这第一件重伤取消资格居然出自一个瘦弱的小子之手。

     李浩慌张的推开了面前的赵管家,跑到魏子归面前推着他,“喂!你没事对吧!这不是我的错啊!喂!”

     忽然!

     魏子归的嘴角露出一抹胜利的笑脸,抓住李浩的胳膊极其轻松的便把他甩出了区域内。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所有人都呆楞楞的看着这个突发状况,只有不远处观战的吴老爷如早就料到一般笑了一下。

     “不成功便成仁。那小子赌的就是那他肯定会过来确认。”吴老爷满意的点头看着笑呵呵的站起来的魏子归赞赏的说着。

     吴汐长长的吐了口气,俏丽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样做真的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真的是吓死她了。

     “第一组,第十八场,胜出者魏子归!”赵管家也是叹息一身,这个闹剧终于结束了。

     魏子归笑看着怒视自己的李浩,跟我耍心眼,你还嫩了点,第一组的人已经开始离开,第二组已经进来,魏子归伸了个懒腰,随着人流走出了亭子。

     雨已经停了,但却没有放晴,依旧乌云密布,没有半点生气。

     刚刚吃了一些糕点,现在还没有饿的感觉,既然有这么长的时间休息那不如在这吴家转一转。

     如无头苍蝇一样,在吴家转悠了半天,天上滴答滴答的又下起了雨。

     没有拿油纸伞的魏子归,左右看着想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魏公子,我家小姐找你!”一个丫鬟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魏子归的胳膊,并递给了他一把伞。

     “你家小姐?”难道是吴小姐?也不知道吴汐那丫头有没有跟吴小姐说他其实就是一个托。

     “好,那你带我去吧!”还是自己亲自去一趟和她说清楚吧,要不总感觉有些不妥。

     魏子归撑开了伞,跟着丫鬟往人烟稀少的内院走去。

     魏子归随着丫鬟走进了一个房间,但并不像是吴小姐的闺房,却像是一间客房。

     魏子归正对的竹制屏风后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那里有一道女子的身影。

     丫鬟进了屏风,久久却是那个丫鬟开口说话:“公子可曾带着我家小姐给你的玉佩?”

     玉佩?

     她不是吴小姐而是那个哑女。

     魏子归点了点头,自怀中取出那块玉佩放在桌上,“上次并非我是胜者,不知道姑娘为何要送我玉佩!想是小姐是来要玉佩的吧!”

     过了片刻,丫鬟说道:“玉佩是需要给有缘之人,还请公子快些收起来。”

     什么有缘人,明明就是想送给我,这妞真会找借口。

     丫鬟哼了一声,“公子说笑了,小姐并没有这个意思。”

     “小姐怎么知道我的心中所想?”魏子归惊诧不已,他自己心里想的她居然全都知道。

     “公子不必惊慌,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原因的。”丫鬟认真的话语透过屏风传进魏子归的耳朵里。

     这个姑娘也不知道从那里学来的东西,很有可能,她知道自己的为什么会到这里,而且还知道……如何回去!

     “公子太看的起我了,许多事情我也不知道,比如我什么时候死去!”丫鬟如实的传达着那个哑女的话。

     魏子归笑了一下,“我想请问,小姐为什么一直都不以面见人?!”

     就说你美貌天仙,这种架子也不能总是摆吧!

     “许多事也是情非得已!”

     “那不知道小姐找我有什么事!”魏子归将话题转到了正题。

     又过了片刻,丫鬟从屏障里走了出来,看了魏子归一眼,出了屋门。

     魏子归坐到椅子上,“小姐让丫鬟离开,又不让我看你,你说咱们俩怎么对话!”

     又过了片刻,一声充满了对男性诱惑力且温顺的声音自屏障后传出,“我可以自己和你说话。”

     魏子归楞了一下,继而笑了两声,“原来小姐可以说话,那为什么还要让丫鬟代说?”

     这个姑娘真逗,明明可以说话,却还要让别人代为传达,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因为……”诱惑的声音略代忧伤的说着。

     “听到我声音的人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