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劫后重逢
    江丽人面不改色的蹲下,挽着袖子给朱慈烺清洗伤口。

     朱慈烺连忙叫贾仁拿了些酒过来,麻烦她沾了酒再清洗,说这样不容易发炎,江丽人不解的扫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照做。

     江林昊倒是满脸兴趣,也沾了些酒才给孙传雄清洗伤口。

     荷香那小蹄子很陶醉的欣赏着疯子被酒激得龇牙咧嘴的痛苦样,满脸都是幸灾乐祸。

     江丽人手指修长细腻,皮肤温润光泽,好似羊脂玉,指甲也是健康的粉红色,不长不短,洁净整齐,动作利落又轻柔,看在朱慈烺眼里,更有种难言的美感。

     两人离得很近,姑娘柔顺的细发丝,白皙的耳朵、脸颊,弧度优美的脖颈尽收眼底,呼吸声清晰可闻,一丝夹杂药香的女子体香萦绕在他鼻端,简直就是种温柔的折磨。

     朱慈烺又陶醉又紧张,额头上都渗出一层细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唐突了人大家闺秀。

     好不容易包扎完,江丽人收拾东西起身,如释重负的朱慈烺偷偷吐了口气,道了谢,连忙去躲着换了条裤子,回来向想着呆会请江院判帮父亲看看时,林子那面突然一阵嘈杂声。

     所有人都望向那边。

     小猴子那标志性的公鸭嗓子老远就嚷嚷起来:“少爷,少爷……”

     朱慈烺大喜,连忙拄着倭刀迎了过去,难得情绪外漏的贾仁也满脸喜色的跟上来。

     看到太子,小猴子眼都红了,老远就扑过来,抱住他语无伦次的嚎啕大哭:“少爷,少爷,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呜呜……我们差点被吃了,呜呜……我好害怕……”

     他哭得很凶,带着劫后余生的后怕和委屈,鼻涕眼泪糊满了脸。

     “这不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吗,你还怕什么,”朱慈烺心疼的拍拍他的背,温言安抚,说完又逗他,“小猴子,别哭了,别哭了,看看你哭得瘪嘴耷眼的,多丑啊。”

     小猴子呜呜的嚎得更凶了,还不忘顶嘴:“就哭。”

     结果他说得太用力,鼻涕一下子冲出个大泡,惹得朱慈烺哑然失笑。

     小奶狗旺财居然也活得好好的,也是命大。

     它翘着小尾巴,欢快的在他脚下扑腾来扑腾去,又站起身子趴他小腿上,眨巴着濡丨湿的小眼神,望着他细声细气的直叫唤,朱慈烺拿刀鞘戳着它毛耸耸的小尾巴,逗得这小东西兴奋的团团转。

     王承恩和李固也看着他喜极而泣。

     劫后重逢,让人格外庆幸。

     他们刚好先一步被流寇盯上,等更有油水的江家人出现后,他们就被流寇放弃了,这才幸免于难活了下来,躲得远远的藏着,最后听到郑大海的怒吼声才喜出望外的跑出来。

     他们身边还站着七八个人,都是些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青年男女,其中还有位抱着个小女孩的儒生。儒生约莫十六七,戴软脚幞头、着大袖襕衫,他和小女孩都带着黑纱。

     郑大海说这些都是流寇储备的菜人,他顺道救下来的,还有些无法救治的将死之人,自己给了他们一个痛快。

     朱慈烺闻听这丧尽天良的事,把流寇鞭尸的心都有了。

     最后才看到刘士余。

     他是掉队四人组战斗力最强的一个,可他居然是被抬出来的,满身污血,特别是腹部,都被血水浸透了,人已经没了意识。

     王承恩说他为了救他们,被流寇所伤,腹部挨了一刀,伤势很严重。

     贾仁和郑大海连忙把人抬到江丽人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她。

     谁知她伸两根手指,掀开他的衣服看了看伤口,只轻飘飘的说了句:“没救了,埋了吧。”

     朱慈烺看向江院判,还没说话,江丽人一开口就把他堵住了:“求我爹也没用,他也救不了。”

     小猴子又抱着刘士余放声大哭。

     崇祯帝刚从江林昊口中套出话来,得知自己其余子女都被李自成抓了,正暗自痛不欲生,又听说忠仆王承恩等人遇到了惊世骇俗的菜人事件,一时气急攻心,咳了几口老血后,直接昏了。

     王承恩等人大惊失色,扑上去扶起他,边呼喊边抹胸顺气。

     江林昊连忙过去为皇帝号脉。

     朱慈烺也没怨他。

     兄妹的消息就是个定时炸弹,迟早都要捅出来,由他来说破总好过自己来开这个口。见江林昊在帮父亲看病,自己也帮不上忙,就定下心来,查看刘士余的伤口。

     他腰腹部伤口长达尺余,伤口肉有一点变色,肠子也流出来了,腹水污血合着流,气味很难闻,探探额头,伤势确实很严重,不过肠子没断也没伤,受伤时间也不长,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朱慈烺决心赌一把。

     他命贾仁等准备好用品,挽起袖子,用匕首去掉腐肉,再拿着棉布沾了酒,一点一点的为他洗伤口和肠子。

     酒沾上伤口确实很疼,才洗几下,失去知觉的刘士余给疼醒了,开始挣扎,贾仁郑大海连忙过来按他手脚,可他还是不停挣扎,扯着伤口又血流不止。

     朱慈烺急得汗出如浆,不管怎么安慰安抚,也没一点作用,又不敢用蛮力,正焦头烂额时着急抹汗时,边上递来个药包,江丽人淡淡的声音响在耳边:“麻沸散。”

     朱慈烺大喜,胡乱扯袖子擦了脸上的汗,连忙接过来,用酒给刘士余灌了。

     没几时,刘士余就渐渐停止了挣扎。

     朱慈烺这才能顺利的帮他继续清洗伤口。

     清洗好后,朱慈烺把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肚中,再用针钱细细的把伤口缝合,消毒上药,包扎。

     望着兄弟肚皮上大蜈蚣样的丑陋缝合处,贾仁小心翼翼的问:“有希望吗?”

     朱慈烺沉着脸收拾东西:“尽人事听天命吧,希望他命硬。”

     王承恩等人见太子如此细心的救治刘士余,都很感动。

     这年头,把手下当人的主子并不多了。连正帮着清理战场的郑大海都有些动容,时不时偷瞄这边。

     忙完这一切,朱慈烺觉得自己紧张得腰都快断了,情不自禁伸了个懒腰,一眼瞟到江丽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朱慈烺以为她是被自己先进的医术给震撼到了,正琢磨着要不要趁机耍个帅什么的,贾仁却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少爷,你脸上的妆都被擦光了。”

     朱慈烺顿了顿,问了个很重要的问题:“俊吗?”

     严谨惯了的贾仁看看他乱蓬蓬的头发,脏兮兮的脸和满是污血的衣服,不顾主子的满脸期待,硬是闭口不言。

     郑大海笑嘻嘻的凑过来:“俊得很!”

     朱慈烺很欣慰,拍拍他肩膀,老气横秋的说:“小郑同志啊,很有前途嘛,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很有前途的同志却朝他使了个眼色。

     朱慈烺顺着望过去,发现那个抱小女孩的书生正死死盯着崇祯,皱皱眉,对贾仁头一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