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捅马蜂窝
    朱慈烺和成忠抬着担架随后紧紧追上。

     离战场还有段距离,朱慈烺就将崇祯帝藏入山石背后的杂树草丛中,由成忠和受了伤的孙传雄留下守护,自己摘下弓箭,和贾郑二人猫着腰穿过树丛接近战场。

     都知道流寇战力不弱,谁也不敢大意,蹑手蹑脚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贾郑二人是身经百战的,行止间更是毫无声息,离着战场三十来步才停下,矮下身借着树木的掩护观察战况。

     此时,林中战斗已经进行到白热化。

     江家青壮妇孺护在一白衣女子前面,奋勇反抗。

     贼匪举着刀枪咆哮着围攻他们,惨叫哀哝声此起彼伏,现场尸横狼藉血污满地,断肢残臂横飞,其中又以妇孺尸首居多,青壮也死了两个,余下的人也浑身带伤,全凭着一股血勇在苦苦坚持。

     白衣女子应该就是江丽人。

     她正和丫头护住身后的老人,挥舞着树枝,打落飞来的箭矢,那小丫头害怕极了,朱慈烺这么远都看到她在打摆子似的抖。

     流寇箭矢一点也不急。

     弓箭手们跟耍猴一样,东一箭西一箭的随便射着,一点力道也无,还不时“小娘们,过来陪大哥玩玩,”“小娘子,不要怕,哥哥舍不得射死你”的出言猥亵。

     他们想活捉这两名年青的漂亮女子,这也是她们直到现在都还没被射成刺猬的原因……但是并没有见到小猴子他们……不管了,先对付了他们再说。

     贾仁说得不错,匪徒战斗力并不弱。

     三名弓箭手,三名刀盾手,另有持刀持枪强匪数名,居然还有几个着了甲。

     这些就是土匪的中坚力量。

     另有些小喽罗。

     他们面黄肌瘦衣不蔽体,脸上满是恐惧,脚步慌乱,打杀没章法,全是被悍匪逼着,拿着锄头、烧火棍,扁担一窝蜂冲在最前面乱砍,被青壮杀死的也多是这些炮灰。

     如果自己不回头救援,江家车队很快就会全军覆没。

     这种情况应该先清除他们的中坚力量,其余喽罗不足为惧,朱慈烺头也不回的下了命令。

     贾郑二人应了声,迅速小心翼翼的窜出去寻找有利地形,准备偷袭。

     弓箭在手的他简直威不可挡。

     咻的箭矢破空声一响,“扑哧”一声,一个贼寇刀盾手盾牌被射破,箭矢透过盾牌,直接穿透盾后那个贼寇,锐利的箭头当胸对穿而出,胸口大股鲜血狂涌而出,连人带盾滚倒在地。吓得躲在他身后的匪徒们哇哇怪叫,连忙跑开。

     凄厉的破空声再响起,又一个臂粗腰圆的弓箭手匪徒咽喉中箭,口中涌出大股血沫。他捂住脖子上的箭杆,双目圆睁,倒在地上胡乱抽搐挣扎,嘴里咕咕有声,不知嚎些什么。

     转眼间,就死了两个悍匪。

     匪徒们大惊失色。

     他也成功的吸引了弓箭手的火力。

     其余两名流寇弓箭手立刻轮流朝他射击。

     箭势强劲急促,跟刚才逗女人玩时完全不同,准头还极高,压得贾仁连头都探不出来,有一支利箭就刚刚好贴着他耳背飞过去,划出道深深的口子,要不是他躲得快,不死也得破相!

     匪徒们发现来援敌人并不多,立刻恢复了斗志,仗着人多势众怪叫着逼了上来。刚缓了口气的青壮又开始吃紧,只能拼死反抗。

     朱慈烺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肯定有溃兵逃军混迹其间。

     一个满脸横肉的着甲匪徒,借着刀盾手的掩护,突然跳起来投出一柄飞斧。

     锋利的飞斧猛地劈中一名青壮的太阳穴,这名青壮连哼哼都来不及,踉跄后退几步就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身子还不甘的抽搐着,可显然毫无生还的希望。

     其余匪徒大受鼓舞,举着武器欢呼叫嚣。

     此人也不可一世的哈哈狂笑。

     突然,一声奇怪的、炒豆似的噼啪声响起,一股硝烟味窜了出来。

     这名身披铁甲的匪徒身躯一震,狂笑声戛然而止。

     他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向左胸前,那里被铅弹撞得稀烂,疯狂的冒着血花,他慌张的用手去堵,却怎么也堵不住,血水顺着他手指缝拼命往外流,转眼就浸满了半副盔甲。

     他满是污血的嘴巴张张合合半天,终于艰难的吼出句“他们有火枪……”,就一头栽倒在地。

     郑大海带的鸟铳如此近距离打中流寇要害,就算他着了甲,也还是能要他小命的,

     更绝的是,这是铅弹,有毒的。

     按当时的医疗条件和水平,基本上是打哪割哪,死亡率可比中了箭矢高多了。铅弹无论是破坏力和杀伤力,都是非常恶心和具有威胁性的东西。

     流寇都知道厉害,个个面如土色,慌忙寻地方躲避,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

     一名流寇弓箭手连忙朝冒了下火光白烟的地方放箭。可郑大海轰翻一匪徒后,立刻机灵的换了个更隐蔽的远地方。

     他借着山石树木掩护,快速装填好,点燃火绳,扫视一番,最后举枪瞄准了一个头包红巾满脸横肉、挥着大刀不停吼着“兄弟们,冲啊,杀啊”的匪徒。

     此贼应该是匪首,十分的狡滑。

     他藏在匪徒背后窜来窜去,难以瞄准。

     郑大海轰了他一枪,被他侥幸躲了过去,身边中弹的喽罗嚎得惨不忍睹,这人也骇得肝胆俱碎,躲在人后不出来了。

     气得郑大海直骂:“狗娘养的,没长卵子是吧。”

     朱慈烺发现贾仁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立刻拉开手上的六斗弓,搭上铁蔟重箭,瞄准其中一个流寇弓箭手,猛地松开了手,嗖的一声,这人也是个贼机灵的,居然身子一扭躲开了,他身后不远的另一匪徒却应声而倒。

     朱慈烺还没来得及开心,那中箭匪徒却又爬起来,一把折断箭杆,不顾大腿上鲜血长流,举着刀就哇哇怪叫着朝他扑了过来。

     直娘贼,这么悍勇!

     朱慈烺咬牙切齿的瞄着他再射一箭,直接命中此人左胸,他狂嚎一声滚倒在地,捂着胸口嘶心裂肺的翻滚惨叫。

     他身边面目相似的三流寇全扑了过去,抱着他痛不欲生“哥,大哥”的乱吼。

     眼看大哥是活不成了,他们全红了眼,操起武器,朝朱慈烺猛扑过来:“杀了这狗日的,为大哥报仇。”

     我靠,四兄弟啊,捅马蜂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