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真相大白
    大伙都在兴高采烈的大块吃肉。

     小倪裳抱着块骨头啃得小嘴上油乎乎的,又突然把视线停在了朱慈烺的碗里,他碗里就剩下最后一块肉,毕竟这顿肉吃完,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想留着细嚼慢咽,慢慢品味品味。

     朱慈烺以为她是想吃自己的肉,想着她的身世,就特别大方的把碗递给她,笑得也特别温和:”小妹妹,喜欢吗,大哥夹给你。“

     小姑娘忽闪闪的眨巴着纯洁的大眼睛,点点头。

     朱慈烺连忙把那块肉夹起来,送到她嘴边,示意她张嘴。

     结果这小丫头别开脸,伸着白嫩嫩的小手指着桌下。

     朱慈烺好奇的往桌子下一看,小旺财正前爪扒拉着个大骨头,满嘴流油的又撕又咬,顿时哭笑不得,看小姑娘一脸坚持,还是忍疼把肉夹给狗了,小旺财闻到肉香,蹦得老高一口叼住了肉,吧嗒吧嗒的嚼个不停,香喷喷的油汁水满嘴横流,还特别的幸福的哼哼着,看得朱慈烺都咽口水了。

     小姑娘很满足的咯咯直笑,可他哥倪长留只能望着太子很抱歉的笑。

     朱慈烺不是滋味的摇摇头,在这小丫头心里,自己这样一个能文能武、能正经能犯二的大帅哥,还比不上一条小狗啊。

     算了,她还小,审美水平不够,只有闷下一口老血,先忍了。

     虚弱的崇祯帝不沾一点肉腥,也不要人侍候,自己端着碗白米饭,就着王承恩专门给他弄的水煮野菜颤巍巍的往嘴里刨。

     那些刚加进队伍的幸存流民,端着肉饭边吃边流下了幸福的泪水,这都多少年没尝到肉味了啊,自己这真是跟对了人……最后捧着碗舔得干干净净,连点肉汤汁都不剩。

     丰盛的晚餐过后,大家伙三五成群的瞎唠嗑,等消了食好洗澡。

     成忠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晃到倪长留身边坐了。

     自从他无意中得知倪长留是户部尚书的亲儿子,又得知他父母为国殉了节,就立刻联想到自己的父母了,当时就上了心。这不,一有机会,他就过来攀谈,还故意不报姓只说名,拐弯抹角的套他的话。

     他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有些处世小心机,也不真的就像表面那么没心没肺。

     在他有意识的诱导下,倪长留很快就把京师殉国名单报出来了,成忠听到父亲也领着全家殉了国,整个人都懵了。

     怪不得……

     太子贾仁他们让着自己,宠着自己……

     原来都是在同情他……

     自己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全都死绝了!他已经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了!

     朱慈烺、崇祯帝、贾仁等知情人都十分担忧的看着他。

     他愣怔半晌,突然如受伤野兽般,胀红着一张白脸皮,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就冲了出去,朱慈烺和贾仁等人连忙跟上去,生怕这孩子想不开。

     成忠跑去河边坐了半宿,太子和贾仁就守了他半宿。

     最后他站起来,走向太子。

     朱慈烺紧张的望着他。

     谁知道这人走过来,定定的站他面前,也不说话,就血红着眼死盯着他。

     就在朱慈烺以为他可能很想打自己几拳泄愤的时候,这人突然哑着嗓子却又清楚的、一字一句的问:“太子,我们还能回京师吗?我想亲自给父母磕个头、上柱香。”

     “……当然能回,”朱慈烺扶住他的双肩,看着他的眼睛,笃定的回答,“相信我,我一定会带着你们,带着百万雄兵打回去。”

     “我想拿李自成的人头祭奠我父母亲,可以吗?”成忠又问。

     朱慈烺苦笑着摇摇头,说:“……这个估计不行,”

     “为什么?我全家都死光了,你难道还想和我抢?”成忠的声蓦地尖锐起来,血红着眼拼命晃着朱慈烺,又突然放声痛哭,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呜呜~你至少还有父亲在呢,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这个孤儿抢?”

     朱慈烺抓着他的肩膀猛地一晃,在他耳边大声一吼:“你给我仔细听着!我不想和你抢,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再打回去的时候,打的就不是李自成那只小流寇了,而是关外的大老虎,满清鞑子多尔滚了!”

     “……你在瞎说什么?”朱慈烺的声音跟滚雷碾过似的,吓得成忠眼泪一收,哭都不敢哭了,同时又本能的怀疑他的话;“你糊涂了吗,这又关鞑子什么事。”

     “因为李自成很快就要被吴三桂打败了,因为山海关的吴三桂投降了鞑子多尔滚,因为鞑子和二鞑子他们很快就要来我们大明作威作福了,”朱慈烺越说越快,越说越悲愤,越说眼睛越红,“他们要逼我们穿鞑子服,要逼我们剃鞑子头,要逼我们做他们鞑子的狗奴才,还要逼我们认他们鞑子做祖宗了!”

     “我才不剃发,我才不做狗奴才,”成忠呆了呆,反应过来太子在说什么,突然猛地一把推开他,声嘶力竭的朝他吼,“我才不会认鞑子做祖宗,要认你自己认去。”

     “我也不想剃发,我也不会做他们的狗奴才。”朱慈烺气势夺人的逼近一步,抓住他双臂,表情狰狞的大吼,“所以我们现在要把所有仇恨都埋在心里,化悲愤为力量,团结所有能团结的人,争取所有能争取的力量,万众一心,奋发图强,就算是马革裹尸,也要打败这群畜牲,就算是满门死绝,也要把这群畜牲赶出去!成兄弟你说是不是!”

     “是!”成忠没有任何迟疑。

     朱慈烺猛地一把搂住他,哽咽着说:“好兄弟。”

     成忠在他怀里安静了好一阵,才红着眼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来:“可我……可我,还是好想哭,你会不会认为我没出息。”

     “想哭就哭吧,我也想哭。”朱慈烺也没那么激动了,想到母亲兄弟,眼睛也胀得难受。

     人,总是在生离死别后,才意识到亲情的可贵。

     两人在河边又站了好久,朱慈烺等成忠情绪彻底稳定了,才带着他回了营地。

     第二天,众人继续上路。

     成忠除了皮泡眼肿,戴着黑纱换了素服外,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朱慈烺倒是觉得贾郑二人眼光反而怪怪的,总是偷偷瞄自己,又好像在探究些什么,怀疑些什么,还经常蹭到他身边来,神神秘秘的欲言又止。

     朱慈烺就是不主动问原因。

     憋死丫们的!

     上路时,队伍里还发生一件怪事,有一个流民突发臆症,见女人就说是鬼,全身筛糠似的抖,歪嘴耷眼的,口水都流到胸口了……

     旁人说他昨晚起夜,在河边看到一女鬼,鲜血淋漓的舌头足有一尺多长,还阴渗渗的冲他笑。

     朱慈烺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直接叫人捆死猪似的绑牢实了,扔在驴子上驼着就走。

     小猴子悄悄告诉太子,其实那女鬼就是江姑娘。

     她昨晚在河边洗了半宿的手,手都泡肿搓洗破皮了。

     朱慈烺知道是荷香告诉他的,一笑置之。

     他估计这位有洁癖强迫症的医生妹子无奈杀了人,又过不去自己心里做为医者的那道坎,只能以不停洗手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回头望望江丽人,发现她的黑眼袋跟熊猫眼似的,好大一圈,脸色也极其难看,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他不是心理医生,只能摇摇头,爱莫能助,自己憋过去吧!

     这世道真是有够乱的了,连救死扶伤的医生都只能靠杀人才能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