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吃肉吃肉
    王承恩把队伍带到前面河边休整。

     同样沾满人血的李固歇了会儿,就带着人过来帮太子三人卸了盔甲,又牵了他们的马去洗涮喂食。

     三个主力队员已经力竭,半天都恢复不过来。

     王承恩也挥刀过度,受了箭伤的肩膀痛得抬都抬不起来。

     同样满身血污的成忠自动自发的整队统计伤亡,甚至连小猴子都知道拿把刀,咋呼咋呼的维持秩序了,真是让朱慈烺欣慰不已,颇有种养儿不易如今终于成年的辛酸感。

     面色苍白的江丽人带着荷香给伤员治疗,江林昊也下来帮忙。

     他们发现用酒清洗和缝过的伤口确实恢复得快,而且不容易撕裂,就采用了这种办法,不过,酒的消耗又是个问题。

     过了好一阵,朱慈烺觉得回了些力气,爬起来招呼贾郑二人,回到队伍里,拿了换洗衣物,沿着河段找了个干净地,洗去一身血腥。

     等他们拖着沉重的腿蹒跚回来,成忠报出了数据。

     他们共阵亡五人,伤十六人,其中重伤二人,都神智不清看着也难活过今晚了,最终可能只有五十一人。伤亡者基本都是青壮男丁,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好在他们有盔甲的五个主力,除了力竭,无一人受伤。

     战死的多是新加进来的流民男女,朱慈烺默默看着满目悲伤的老弱妇孺,心情很沉重,这些人永久失去了他们的亲人,悲伤将长时间笼罩这些不幸的家庭。

     看来练兵很有必要尽早提上日程了。

     死者就地掩埋,伤者继续医治。

     宫里出来的人都庆幸太子想得周全,准备了应急药物,朱慈烺且庆幸遇到了江丽人父女,不然以他简单粗暴的医术,肯定会死更多人,同时觉得有必要开始发展护士队,为以后大战作准备。

     休整片刻,伤员也清洗包扎好了,担架也准备好了,少得可怜的激获也清理好了,又得了些银钱和武器,天色尚早,朱慈烺就带着一行人继续赶路,贾仁还是前面哨探,朱慈烺把千里眼给了他,让他更容易把握情报细节,以免再出现今天这种仓皇迎战吃人队的糟糕情况。

     队伍有条不紊的继续前进,只是流民都对他敬畏了很多,妇孺和胆小的男人甚至不敢看他。贾仁对他敬重了,郑大海和王承恩也是满眼的欣赏,小猴子和成忠则直接把他当成了神,走在他身边又恭敬又骄傲,甚至连躺在马车里的孙传雄都不时偷看他。

     朱慈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想必以后这些人会更加听命于自己,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过了桃李镇,又行了十几里路,天色黑了下来,朱慈烺命令队伍就在小河边休整,同时说出了所有人都期盼的那句话:“今晚煮白米饭,杀猪吃肉!”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王承恩觉得把猪杀了有点可惜,劝了两句,朱慈烺也没改变主意。撇开他不能让队伍失望的最主要原因,单从这猪身上讲,还是宰了省心。

     这死猪本来就不肥,才百十来斤,除了要人侍候它吃喝拉撒睡,还天天掉膘,而且这狗东西一旦饿了,“唲唲”的嚎得比人还凶,更麻烦的是,路上流民看到它,眼都绿了!如果不是这队人看着不太好惹,估计扑上来生吃了它的心都有了。

     本着对吃肉的空前热忱,所有人都欢天喜地的忙活起来。

     柴火拾起来,土灶搭起来、大火烧起来、热水烧起来,肥猪吊起来……

     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几个小孩子在大人的有心结交支使下,也熟络起来,开始跑着趟玩耍,天真稚气的笑声让下午的恐惧一扫而空,连悲伤都似乎冲淡了很多。

     这个世道,没什么比吃肉更能让人兴奋了,宫里跟出来的人更是高兴坏了。

     他们锦衣玉食惯了,一天到晚喝粥吃干粮吃都嘴都快淡出乌来了。

     旺财似乎也嗅到什么,兴奋的在朱慈烺脚边扑腾来扑腾去,惹得朱慈烺心烦,拎着它后颈皮放到倪裳手里,小姑娘居然向他甜甜的笑了笑,真是让他受宠若惊。

     要知道这小姑娘清醒后,就怕生人怕得要死,死活粘着她哥,谁逗都哭,连慈祥的崇祯帝都不例外,搞得她哥倪长留很忐忑。

     对于这场单方面的大屠杀,朱慈烺给崇祯解释了。

     这位帝皇只说了句跟江丽人一样的话,让朱慈烺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真是英明神武!

     对于煮白米饭吃猪肉这件大喜事,后加入的流民却反而担心了。

     长期的流浪,让他们都饿怕了,再也不想回到那种遭罪的日子。他们现在不敢奢求吃好,只求能喝碗粥吊着命就行了,生怕队伍几下就把米面吃光了,他们又要忍饥挨饿了。

     负责监工的郑大海听到这话,拿腰刀把门板拍得啪啪响:“瞎操心什么,饿不死你们的,我们少爷是干大事的人,你们乖乖跟着用心做事就行了。”

     骇得这些人战战兢兢的,赶紧称是。

     热切期盼的晚餐终于开饭了。

     饭管够,肉也管够!

     没桌子椅凳没关系,随便席地一坐,敞开肚皮就开吃。

     香喷喷的白米碗,油汪汪的肥猪肉,所有人都流着口水大快朵颐。

     没人顾得上说话,都在专心致志的跟碗里的肉块做斗争,到处都是咀嚼声,连老成持重的王承恩和沉稳的贾仁都在狼吞虎咽,小猴子更是苦大仇深的抱着个骨头啃得满嘴流油。

     江林昊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居然嫌筷子麻烦,直接用手抓,一边吃一边捻胡子一边快活的直哼哼,弄得满衣襟满胡子都是油汤污迹,他也不在意。

     老头子如此不顾身份年纪的奔放吃相,让朱慈烺等人叹为观止。

     江家人却习以为常,神态自若。

     他女儿也不觉得丢人,继续慢条斯理的对着碗里的肉挑挑拣拣,有一点肥的都夹到丫头碗里。

     小猴子费劲的咽下嘴里的肉,捅捅身边的荷香,朝江老爷子那边努努嘴。

     正吃得起劲的荷香不耐烦的把筷头一敲,横着眼就骂:“怎么啦,我家老爷就是喜欢这样吃肉,不行吗!”

     小猴子眨巴着小眼,捧着碗认怂:“行行行。”

     郑大海吞下最后一块肉,抹抹满是油的嘴,望着这些正努力跟饭肉做斗争的人,不无遗憾的叹口气,如果太子舍得把酒拿出喝,那就更完美了。

     小猴子发现郑大海那死泼皮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连忙叼着骨头护着碗跑到太子身边去了,还不忘把同样叼着骨头的旺财也拎了过去。

     看得郑大海又好气又好笑,暗忖自己是不是把这孩子得罪狠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