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指挥若定(求收藏求推荐)
    朱慈烺望望晕在王承恩怀里的朱由检,鼻腔又忍不住阵阵发酸,眼前人正当壮年,却被艰难国事压得佝偻如老人,两鬓斑白……

     这是对原太子疼爱有加的至亲长辈。

     这是不管怎么苛待自己,也不会短儿女一分用度的好父亲。

     这是一个挚爱家人,却又迫不得已亲口赐死妻妾女儿的可怜男人。

     这是一个为使国家中兴,呕心沥血,却终究不能力挽狂澜的悲情皇帝。

     这是一个写下“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以身殉国的真男人。

     这是一个被众多后代帝皇、史学家和普通人,包括他自己都万分同情的亡国之君,他的一生实是:不是亡国之君的亡国悲剧。

     在前世,他每每看到这段历史,总是忍不住痛心疾首,为他惋惜,也幻想自己如果穿越过来,会怎么样的拯救大明于水火,拯救这个可怜的男人……

     而如今,自己真的就穿越了!

     他现在占用的这具身体,是这些女孩子的长兄,是这个男人的亲生儿子,是嫡长子,是这个朱姓国祚的第一顺位正统继承人。

     难道就真的忍心像历史上一样,让这个痛失所有的可怜男人自挂景山老槐枝?

     如果不能延续他的生命,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刻穿越过来又有什么意义?

     朱慈烺心中热血阵阵翻涌。

     既然他来了,又有熟知历史走向这一秘密大杀器,不拼上一拼又怎么能甘心!

     万一瞎猫碰上死老鼠,就让他成功了呢?!

     他娘的,拼了吧!

     一个也是逃,两个也是逃,干脆一起逃吧,大不了一起死!

     反正历史上他就死得够窝囊了,被多尔衮砍了连个确切的身份都没给,如今就算他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比这结局更悲惨了,再说了,他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又何妨!

     朱慈烺打定主意,一把揽过崇祯帝,不容置疑的向王承恩周奎宣布:“我要带父皇一起出宫。”

     忠心耿耿的王承恩立时热泪盈眶:“内臣一定誓死追随护佑。”

     一心以为自己要收容太子这个死累赘的周奎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太……太子仁孝,皇后娘娘在天之灵……一定……非常欣慰,可……”

     他可了几下,被王承恩狠厉一瞪,失声了。

     朱慈烺掐把大腿,想让热血沸腾的自己冷静下来,结果劲使大了,痛得他倒抽一口凉气,引得王承恩转眼看他。

     这实在太蠢,朱慈烺只能崩着个脸硬忍着,一边悄悄揉腿一边琢磨人和局势。

     看看周奎,直接没想法。

     再看看王承恩,这人是对崇祯最忠心的,也是唯一陪着崇祯殉国的重臣,连清朝的顺治帝都说他“贞臣为主,捐躯以从”,并为他写序立碑,是绝对信得过的人。

     他可以依靠!

     内城已经陷落,炮火已经不那么密集,但皇城被陷却是明早的事。总算还有一点时间给他们准备。

     他决定兵分两路。

     一路由周奎带着坤兴公主和昭仁公主往国丈府。

     虽然此人有亲自把自己送上断头台的黑历史,可李自成和多尔滚都没对朱氏女性起杀机,说到底,她们也只是于大统无足轻重的女性而已。

     不像自己和崇祯,是所有谋朝纂位者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须先除之而后快。

     周奎知道皇帝和太子的目标太大,愚忠死路一条,也不多说,带上两位公主扬鞭而去。

     另一路由自己和王承恩带着崇祯逃命。

     国丈一行走后,朱慈烺和王承恩耳语一番,王承恩出去准备好半晌,方才回来和太子一起把崇祯帝移回皇极殿。

     殿外已经没了人,殿内听差的也换了些。

     这殿内共九人,除了自己父子和王承恩李固,另有红盔明甲佩锈春刀的锦衣卫五名,先前一刀爆了人头的孙传雄也位列其中。此时,他们都神情沉痛的望着他。

     看看这几个死了妈一样哭丧着脸的手下,朱慈烺右眼皮直跳。

     靠他们真的能死里逃生?

     朱慈烺表示怀疑。

     他召过王承恩,做贼似的压低嗓门问:“都可靠吗?”

     “都是最忠心的。”这位大太监也做贼似的压着嗓子回。

     朱慈烺点点头,又问:“武力如何?”

     “贾仁是大内高手,马上马下功夫都不错,能开二石弓,还擅长易妆侦查。郑大海懂火器。孙传雄和刘士余是锦衣卫将军,能以一敌三。”

     朱慈烺点点头,把他一个个叫到面前来认人。

     贾仁三十左右年纪,又高又壮,眼神锐利神情严肃,棕色皮肤,五官深刻,眉眼看着应该不错,可惜给面皮上大大小小的坑给彻底破坏了,估计是天花留下来的。

     郑大海二十三、四,肤色黝黑,南方口音,个子不高但很健壮敦实,露出来的手臂肌肉虬杂,眉梢眼角都带股痞子匪气,像个混迹三教九流的青皮,尤其是他一开口,就跟那破锣敲响了似的,十分刮耳,听着难受。

     刘士余则生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眉眼耷拉着,看谁都苦着张脸,仿佛谁欠了他五百两没还一样。

     成忠是兵部郎中成德的独子,今年才十七岁,是个养尊处优的小白脸。王承恩提都没提过他一句,估计也就是个凑人数的。

     至于孙传雄,早就认识的。

     认完人,朱慈烺向大家沉痛的一抱拳,说:“国难当头,承蒙各位不离不弃,我朱慈烺感激不尽,但是,我丑话先说在前头,现在我们是死里求生,生死难料,有那胆小的、怕苦怕死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我会让你们离开,绝不阻拦。”

     “愿随殿下赴汤蹈火!”王承恩率先拱手誓死效忠。其余人也七嘴八舌表了忠心,没人离队,看来王承恩选的人还算靠谱。

     朱慈烺又深施一揖郑重谢过,神情激昂的继续:“既然大家相信我朱慈烺,舍得把命交到我手上,那我们就是过命的好兄弟,我朱慈烺誓与大家共存亡。我相信,只要我们兄弟同心,劲往一处使,必定能绝处逢生,共享荣华富贵!”

     说到这里,朱慈烺眼光坚定的扫过众人,拳头狠狠一捏,大声问:“兄弟们说是不是?”

     “是!”

     这次回答声整齐多了,也有力量。

     就连胆小的李固,也激动的红了脸。

     见他们好歹有了些精神,朱慈烺还算满意,说:“很好,下面请听我指挥,生死攸关,请各位务必尽心尽力。”

     朱慈烺开始有条不紊的下命令,让他们分头去准备出逃要用到的东西。

     几人分别领命而去。

     见他们如臂使指,朱慈烺觉得太子这个身份还是挺好用。

     皇权这东西……

     很快,他要的东西陆续送来,有皇帝和自己的朝服、司南、千里眼、干粮、水囊、平民衣服,还腰刀、弓箭等武器,郑大海甚至还带回支鸟铳,贾仁却是带回了几个沉重的包裹,扔在地上咣当作响。

     当这些包裹一一打开时,金银珠宝流光溢彩、金光闪闪差点晃瞎了太子的钛合金人眼……

     这要在后世,自己得富成什么样子!

     朱慈烺当即连连默念了好几遍“不要流口水,不要流口水,这些全都是你自己的,你现在是坐拥四海的太子,不再是那个穷逼公务员了……”才勉强压下心里某些要不得的冲动。

     验看后,朱慈烺吩咐他们严严实实用衣服麻袋套了三层,捆扎结实,打包好,拎了拎,好家伙,一包怕不得有三十斤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个内贼偷了他家差不多整整一百五十斤金银珠宝……

     不过偷得越多他越高兴,反正今晚一过,这宫内的一切都不跟他姓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