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旺财旺我
    贾仁把李固扶起来,这人已经给打得皮青脸肿,跟个猪头一样,脸颊血肉模糊一片,看着惨不忍睹。

     他哭着朝几个人道了谢,一瘸一拐的跟着进了屋。

     他们在柴房发现了被捆成肉粽的李文选。

     这孩子才十一、二岁,又黑又瘦,小脸哭得跟花猫似的,看到李固,连忙干爹干爹的叫。他刚刚在变声期,公鸭似的难听,跟郑大海的破锣音有得一拼。

     李固冲上去给他松了绑,又带着他给太子和贾郑二人磕了几个响头,失而复得让他后怕不已,抱着儿子“小猴子、小猴子”的嚎着,眼泪又唰的就下来了。

     李猴子抚摸看着干爹脸上的伤口,也瘪着嘴巴又担心又委屈的嚎开了。

     两父子抱着哭成一团。

     哭得郑大海很心烦,拉长脸冲他们吼:“还哭,这是哭的时候吗?闹成这样,你以为你家还能住得下去?

     李固吓得眼泪一收,连忙带着儿子往外走,却又突然停了下来,望着太子欲言又止。

     朱慈烺不耐烦了:“有话就说。”

     “少爷,小的还有点余钱藏在睡房里,要不要带走,以后路上少爷花用也方便些。”

     钱!

     朱慈烺眼前一亮!

     这可是好东西,多多益善。

     他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勉为其难的说:“既然你这么有心,那就去拿来吧,嗯~最好全都拿出来,反正估计我们短时间也回不来了。”

     李固连忙应着,带着同样激动的郑大海去了睡房。

     不一会,他们带回来几个沉重的包裹,全是金银,估计有五十来斤的样子,另外还有些玉佩、如意什么的把件和饰品,做工精致、质地上佳,看着有些眼熟……

     这是从我宫里偷出来的,他不动声色的斜了李固一眼。

     李固畏缩的哈着腰,陪着笑脸往贾仁身后躲。

     不过偷得越多他越高兴,反正这些钱又回到他手上了。

     朱慈烺又叫李固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和干粮水囊,才带着人去了正房,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了,可到哪里去容身呢?这个急需解决的大问题又摆在了大家面前。

     朱慈烺扫了一圈屋里的人,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破败的庙宇或者祠堂什么的,最好没什么人的那种,只要能让我们躲几天就行。”

     所有人都摇头,都说对这块地不熟。

     靠着李固悄悄抹泪的李文选,突然停下了手,畏缩的望着大家,见干爹和大家都挺着急,才大着胆子说:“我……我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朱慈烺连忙拉过这孩子,扶着他的肩膀,帮他擦擦眼泪,又从包袱里拿出盒蜜饯,塞到他手里,才温声的道:“小猴……好孩子,告诉大哥,那地方在哪?”

     小猴子却是不敢接他的蜜饯,只继续说:“再过去几个胡同由右手边往底走,最里面就有个废弃的财神庙,”说到这里,眼里又显顽皮神色,亮晶晶的,“我还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洞,能窝二十来个人那么大的洞,最好藏人了。”

     朱慈烺眼睛也跟着一亮,连忙叫他带路。

     几人出了宅子,同藏在黑暗中的崇祯帝一行汇合,抄小路避开闹得正凶的正街,消失在黑暗中。

     财神庙很快就到了。

     朱慈烺跟着小猴子走了进去。

     这里地处玄武门西南方向。

     庙门前面有几棵小树,远些地方就是抄手胡同,一排排低矮民房,时不时传来几声野狗的吠叫声,以及哪家妇人孩子压抑的呜咽声……

     在隆隆炮火声中,浮躁的安静着,比先前那几条街安静多了。

     借着月光,发现这小庙很破败。

     没有人迹,杂草齐腰深,两个干草垛子静静的耸在那里,一人多高的砖砌围墙只塌了几个洞,砖石胡乱堆着,还算齐整,院墙后有水声,应该有河,再弄些干草捆成束,用火折子点了,举在手里绕进正殿,发现已经倒了大半,烂瓦断砖泥土堆满地,根本不能遮风避雨。

     破败、荒凉。

     没人看护打扫,也没被乞丐当做窝的痕迹。

     很有点离群索居的味道。

     小猴子发现的山洞,就在后院的大土堆下。

     洞口很小,朱慈烺猫着腰钻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也不大,挤成一团勉强能容得下二十来人,因为持续的春旱,地面很干燥也很脏,还有股子说不出的怪味,靠墙壁有些柴禾烧过的痕迹,据小猴子说,以前有老乞丐住着,不过那老乞丐好久没现身,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朱慈烺里外看看,觉得这地方着实不错。

     甚至比李固那宅子更安全隐蔽,算是失之东篱收之桑榆。

     朱慈烺寻了个干净地,随便坐了,伸伸腿歇息,无意中却蹬到了边上的干草堆,耳边突然响起几声细细的、急促的的呜咽声,在这逼仄狭窄的空间特别突兀。

     所有人都看过来。

     朱慈烺蹲下来,拔开上面瑟瑟发抖的干草,一只黑不留秋的小毛球出现了。

     是只小奶狗。

     它很小,可能才一个月大,很瘦,炸着毛,身子不住的抖,濡丨湿的小眼神望着这贸然闯入者,带着恐惧和委屈,支着小尖牙,奶声奶气的冲他嚎。

     原来他们还是鸠占鹊巢。

     堂堂太子殿下带着尊贵的皇帝陛下抢了野狗的窝,说出去也是能让政敌笑掉大牙的。

     朱慈烺满心不是滋味的蹲下来,拉长个脸跟它大眼瞪小眼互瞪了会,这小家伙就不敢叫唤了。

     小猴子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小心翼翼的把它捧在手心里,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把这小家伙吹走了,轻轻摸它头,这小东西就支起毛乎乎的前爪抱着他手指,讨好似的舔着。

     他喜出望外的咽着口水,说:“它好可爱。可能是昨天来的,我前天来玩都没见到它。”

     小东西应该是饿坏了,舔几下就变成了吸,跟吸它妈奶丨头一个样,吮了两口发现没有奶水,就失望的吐出手指,望着他细声细气的“嗷呜嗷呜”,好像在哭。

     小猴子很为难的望着它,说:“别嚎了,我不是女人,我没奶。”

     所有人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朱慈烺四处看看,并没发现母狗的踪迹……

     这么小就要独立生活,也是惨,跟他前世没了人照顾的二哈一样惨。

     “找点吃的给它。”

     小猴子飞快的翻出干粮包裹,三五两下解开绢子,拿出块绿豆糕往狗嘴上喂,小狗嗅了两下,就嫌弃的转开头。他无奈的望着太子,朱慈烺远远的叹了口气:“小李哥,肉啊。”

     小猴子又激动起来,翻出酱牛肉,小家伙立刻来劲了,扑上来叼起肉就啪嗒啪嗒躲到墙角边,翘着尾巴拿菊花对着大家,嚼得津津有味,一个人美滋滋的吃独食,还不时警惕的回头看看,生怕这些眼神不善的大块头会扑上来跟它抢食。

     小猴子和成忠傻笑着蹲在一边看它吃,突然又昂着脖子问:“太子,它叫啥?”

     “就叫……旺财吧,嗯~我觉得它能旺我!”

     郑大海粗着鼻息哼了声,自己都小命难保了,还有那个闲心同情畜生!

     他和面无表情的贾仁眼神一碰,忍不住瘪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