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双美出浴
    盘点妥当后,就到了晌午。

     男人们把灶搭好,李氏带着胡芳、程细妹和新加入的妇女们,开始烧水煮粥。因为今天不用赶路,中午就只喝粥,连黑面馒头都没。

     粮食所剩不多,必须省着点吃,毕竟养着五十来号人,朱慈烺肩上的担子并不轻!

     成忠带着人巡逻。

     自从得知全家殉国之后,这孩子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沉稳多了。

     江丽人发现这儿药草丰富,就带着荷香四处采药。

     流民们也自动自发的去摘野菜。

     腿脚不便的江林昊陪着皇帝逗倪裳说话,王承恩李固在边上侍候着,整天被困在她身边的旺财终于自由了,翘着小尾巴,迈着小短腿“嗷呜嗷呜”的溜出去撒欢了。

     午后太阳大,也不用赶路,各人在枝繁叶茂的大榕树下横七竖八躺了一圈,朱慈烺担忧着船的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反而又热出一身的汗,实在难受,就拿油布裹了伤腿,跑沽水河里去浪了。

     受这春旱的持续影响,沽水水位也下降了不少,露出不少细沙河床,不过河面看着还是十分宽阔,是内陆那些小河沟所不能比拟的,两岸的水草杂树也十分茂密,看着郁郁葱葱的很有生机。

     下午的河面被晒得发烫,还蒸出了水腥气,泡在水里就跟清蒸似的,不过总比在岸上铁板烧舒服,朱慈烺游了会,觉得累,就跟头死猪似的摊着手脚漂在河面上,惬意得很。

     他前世是个游泳高手,能在河面上漂很久不下沉。

     当初这手绝活可是吸引了不少泳装美女的注目,他的小女友就是在泳池边泡来的。

     想起小女友,就想起悲催的套套事件,又想起更悲催的逃亡生涯,朱慈烺整个人都跟着郁卒了,郁卒的直犯困……

     朦朦胧胧中,小女友曼妙的身躯裹在轻薄透亮的红纱帐里,若隐若现的嘟着红唇,媚眼如丝的向他勾着手指“来~来~”。

     朱慈烺欣喜若狂,咧着嘴哈哈大笑的扑了过去。

     诱人的女友却突然变成了地狱恶鬼,咧着血盆大口,冲他夜鹰似的阴渗渗的笑,“又来新鲜菜了哇!”

     朱慈烺骇得掉头就想跑。

     女友飞起一脚把他踹到在地,手中滴血的尖刀就劈头盖脸的砍了下来。

     朱慈烺啊的一声惨叫,立刻咕噜咕噜的灌了不少水。

     水呛得胸腔火烧火燎的痛,终于把他从睡梦中痛醒,本能的踩着水浮上水面,咳得撕心裂肺,差点被把肺都咳出来。

     正难受得紧,突然听到女子的娇喝:“你个死淫丨贼,居然敢偷看我们洗澡!”

     朱慈烺连忙胡乱抹开眼睛上的水,瞬间楞怔当场。

     横眉竖眼的荷香正拿着一把药锄朝他扑过来。

     眼前的荷香只穿了一大红肚兜,湿漉漉的紧贴着纤细单薄的身体,顶在胸前的小凸点清晰可见,而她身后的江丽人慌忙捂着胸躲进了石头后面,白皙光洁的背部一闪而过……

     哇噻,春色无边啊。

     朱慈烺心花怒放的吹了声口哨。

     “还敢看!”荷香举着药锄狠狠挖向他的眼睛。

     色字头上果然一把刀。

     怕惹得人姑娘恼羞成怒,朱慈烺连忙手脚并用划着水游远些,看那死丫头片子不依不饶的还想追过来,只得真真假假的作揖求饶:“妹妹饶命,妹妹饶命,我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啊,是不是觉得很可惜啊,要不要过来再看仔细点?”荷香咬牙切齿的把药锄狠狠往下一剁,满口尖牙在阳光下闪着阴森森的光。

     朱慈烺瞬间觉得下面发凉,虽然他心底真的很想扑过去仔细看个清楚明白,不过他嘴上还是忙不迭的说:“不敢,不敢,我这就走了。”

     他绝对清楚这死丫头可不是在吓唬他。

     如果自己再多看一眼,她绝对敢来真格的,连忙头也不回的朝上游游去。

     经此一吓,朱慈烺困意全无,也不觉得热了,游回上游找到衣服穿好,扯掉油布,见包扎的布条和伤口都没湿,放心了,回到营地,意外的神清气爽,连先前腿脚酸痛也没了。

     想着刚才的事,难免有点可惜……

     没看到关键处!

     江丽人主仆也刚好回来。

     她们刚洗完澡,美丽的脸蛋粉乎乎的,还透着水气,一掐就出水的俏模样,看着十分的诱人。

     狭路相逢,朱慈烺想跟美女打个招呼,可人江姑娘长发飘飘的从他眼前娉婷而过,眼角都不带扫他一下的,他尴尬的摸摸鼻子,又闻到一丝似曾相识的药香气浮过来,惹得朱慈烺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

     后面跟着的荷香眼睛一斜,突然就往他脚背跺了一脚。

     朱慈烺痛得倒抽一口凉气,却理亏得哼都不敢哼一声,眼睁睁看着人小姑娘昂着细脖子,跟个骄傲的小母鸡似的,耀武扬威的走远了,才敢不动声色的跑到背人处脱了鞋子查看。

     卧槽,脚背都青了一大块。

     这死丫头,这么粗鲁,以后绝对嫁不出去!

     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笑了,很解气的样子,那么小,哪个男人会要她啊……

     太阳西下,贾郑二人回来了,却没有带回好消息。

     大沽码头确实停了不少船,但都是被闯军扣下来的,有兵士守着,船家逃得无影无踪,遇到几个纤夫河工,也没问出什么来,二人又去大沽镇上打探一阵,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朱慈烺急得脑仁疼,捏着额头半天没说话……

     今天都四月初七了,吴三桂已经和招降官唐通带来的兵马,打得不可开交。

     同时,关外的满清也没闲着。

     大学士范文程这个狗汉奸向摄政王和硕睿亲王多尔衮进谏,应当趁‘李闯立足不稳、南京群雄无主’这个大好机会进入中原。

     摄政王多尔衮深以为然,借才六岁顺治帝福临的口,封自己为奉命大将军,并重重赏赐自己以及从征的诸王、贝勒、贝子。很快,他带着大军扑向了多灾多难的大明……

     而南京这个时候,还在为奉谁为帝争得口水横飞。

     至于眼皮子浅薄的李自成集团,如今他们正忙着醉生梦死、荼毒人间呢……

     现今这个李闯军占领区,什么秩序都没有了。

     商人不能开市、农民不能耕种、手工业者不能劳作,士子不能读书,官员士卒公然抢劫缙绅百姓,大明的天下彻底大乱了。

     朱慈烺再急也没有办法,只能先编伍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