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转机出现
    朱慈烺回到榕树下,早饭已经好了。

     现在伙食就不再是平分了,青壮们因为训练要补充体能,粥和面饼管够,其余人只能吃个半饱,连总管事王承恩都自觉的只领了一碗粥一张饼,谁还敢特殊?这立刻让青壮们又有了优越感,觉得再累也是值得。

     李固把朱慈烺的早饭端了来。

     他发现粥和饼里面都放了不少野菜,一问,才知道是高必中早早就带着人去采摘来的,节省了米粮,心下满意,觉得这人做得不错。

     早饭过后,朱慈烺又叫了贾仁、郑大海、成忠、赵德、李二狗等人分头去找船家。

     这是首要大事,绝对不能耽搁。

     饭后,高必中吩咐自己浑家刘月娥和李氏,带着老弱流民们继续去采摘野菜,捕鱼,江丽人且带着医士营去采药,他自己则拿根细棍,把包括他自己四岁的儿子高兴家在内的几名幼子,不分男女和青壮全集中在榕树底下坐了,开始摇头晃脑的教他们背三字经。

     于是,这一片荒凉的土地上,头一次出现读书声。

     几位老人远远的看着,神情敬畏。在他们心中,读书是件很神圣的事。

     可那俩丫头片子也跟在一起读书是几个意思?

     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不过,少爷决定的事,肯定自有他的道理,他都敢让女人给男人治病了,男女混在一起读书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这条件也不能苛求什么……

     王承恩扶着崇祯也远远的看了会,崇祯帝就又头晕了,只能躺着歇息。

     给操练得生不如死的小猴子和青壮们跟着先生一起念书。

     青壮必须扫盲,要不然命令上传下达是个大麻烦,这下可苦了那些被训得腰酸腿痛的大老粗们。他们哼哼唧唧、扭扭捏捏的跟些小孩子坐在一起,焦眉愁眼的跟着念书。叫他们抗锄头种地,拿刀枪捅人都没有问题,他们不怕苦也不怕累,可让他们来做这斯文人才干的了的事,就是怎么坐怎么别扭……

     高先生的课直上到午饭前,然后午休。

     好动的小奶狗也热蔫了,要死不活的趴在树荫下直吐舌头,连朱慈烺唤它,它都装着死不想理。

     太阳下山,出去找船的几组人都回来了,还是一无所获。

     今天四月初九,时间越来越紧迫,他的江南梦似乎越来越远。

     这是他唯一能快速重回权力顶峰的捷径,可这捷径似乎有半路塌方的危险……

     这夜,朱慈烺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没办法,只能自虐似的跑运河边上操练一通,直到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才去河里浪了一圈回来了躺了,果然一觉到天亮。

     醒来时,操练已经结束,高必中正在教他们念书,无事的人都出去采野菜、捕鱼和采药去了,连书生倪长留都一起去了,倪裳居然也不哭闹,乖乖的跟着先生念书,这是她第一次没粘着哥哥,算是大有进步。

     所有人都有事做,唯一没事做的小奶狗过来甩着小尾巴卖萌,朱慈烺心里有事,也懒得理它,旺财只能无奈的趴回崇祯帝身边,继续要死不活的吐舌头。

     这两天不急着赶路,崇祯精神又好了些,能靠着榕树下坐一阵了,看着正乖乖念书的小倪裳,嘴角难得的露出丝笑意。

     王承恩和李固在边上陪着,不时出来翻晒下太阳底下的药草,这些都是医士营的功劳。

     对于药物,朱慈烺是怎么都不会嫌多的。

     重伤员也都抬出来了放在阴凉处,腿脚不便的江林昊照负责看着他们,孙传雄和江家两个小厮都是外伤,只要休息医治得当,愈合很快,尤其是孙传雄,已经能行动自如了,就是上半身不能剧烈运动而已。

     一切都还不错,只除了船。

     船啊船,到底怎么才能得到船呢?

     丰盛的烤野味午饭过后,朱慈烺泡在水里愁得头发都快揪光了,只能希望又摸去镇上的贾郑二人会有好消息,

     小猴子带着一个鸟笼来河边嬉水。

     鸟笼里关着一只毛刚长齐的小鸟,这是郑大海前些天突然送给他的,

     本来他有点怕这痞子,不想搭理他,可看着这毛乎乎的小绒球,嫩黄的小嘴尖尖的,啾啾的朝他叫,又清脆又可爱,就收下了,心想着这郑大哥凶是凶了点,可人还是不错的!

     夏日炎炎正好眠。

     温热的河水不轻不重的冲刷着肌肤,舒适、熨贴,朱慈烺远远的瞅着这小屁孩玩鸟,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却马上又被他难听的公鸭嗓给聒噪醒了,满心火气的他闭着眼就开骂:“小猴子你再在我耳边叫唤,信不信我立刻拿那只鸟塞你嘴里!”

     小猴子却激动的继续聒噪:“少爷少爷,我们抓住了船家的孩子。”

     什么,船家!

     想船想得发了疯的朱慈烺自动省略了后面“的孩子”仨字,从水里蹿起来就往榕树下跑,小猴子连忙抓起他的衣服裤子边追边拼命的喊:“少爷,裤子,裤子,你还光着呢!”

     榕树下已经围了一圈人。

     中间俩孩子,就是昨天偷看朱慈烺训练的那俩孩子。

     晒得跟黑泥鳅似的虎子哥,虎头虎脑的,一脸憨厚,只套了个肚兜,他很害怕,小小的腿脚都快抖断了,却还勇敢的挺着小胸脯,护在招弟面前。

     招弟很小,穿着套布衣裤,估计才四岁,眉眼挺清秀,就是黑了点。

     她害怕的望着这些坏人,瘪着小嘴要哭不哭的,眼泪炫然欲滴。

     他们远远的在偷窥,被值守的人发现,问了几句,发现他们就是船家的孩子,知道少爷正对这事着急上火,连忙把孩子带了回来。

     朱慈烺见这么多人跟看猴戏似的围着俩孩子,连忙把他们都撵走了,又叫小猴子送了盒蜜饯过来,这才咧着嘴和颜悦色的笑着,蹲在俩孩子面前,把蜜饯递给小女孩,拿出怪蜀黍诱拐小萝莉的慈祥面孔,温和的哄:“来,小妹妹,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来还好,他一来,那本来要哭不哭的女孩子“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还边哭还边拿小手抹眼泪:“疯子来了,虎子哥,我怕疯子。”